来源:华夏时报

  记者吴敏 北京报道

  半年内,“电力系”险企永诚财险将帅齐换。

  近日,《华夏时报》记者从业内获悉,由于永诚财险董事长许坚到龄退休,现任华能国际财务与预算部副主任(主持工作)一职的魏仲乾将接棒成为新任董事长。

  永诚财险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相关人事安排,须待金融监管单位批复同意。

  除了董事长一职更迭外,永诚财险空缺8年之久的总裁之位也在今年3月落定,由该公司副总裁孙增产升任。

  落在“魏孙”这对新搭档身上的担子并不轻。将电力能源保险业务视为安身立命之本的永诚财险,近几年在央企回归主业的大背景下,接连遭遇多家“电力系”股东挂牌出清股权。虽未成功,但也为该公司股权结构和经营发展增添了一些不稳定因素。

  年内“将帅”齐换

  到龄退休的许坚有着丰富的保险从业经历。许坚出身“老人保”,于1983年进入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工作,曾历任江苏盐城分公司城区办事处人秘科负责人、江苏分公司总经理等职务,直到1995年离开,许坚在中国人保待了近12年。

  1995年8月,许坚加入平安财险,并在平安待了13年,历任平安财险江苏分公司副总经理兼苏州分公司总经理、江苏分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等职。

  2008年10月,许坚又加入紫金财险,担任紫金财险筹备组负责人。2009年紫金财险成立后,许坚成为紫金财险的第一任总裁。但在2017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许坚离开紫金财险,次日就以永诚财险新任党委书记的身份向全体员工作了新年致辞。

  2018年之前,永诚财险以车险为主要业务。2014年-2018年,其车险业务保费在总保费规模中占比分别为70.08%、66.78%、66.01%、64.70%、54.22%。不过,虽然车险占据该公司保费收入的半壁江山,但在2014-2018年却持续承保亏损,亏损额分别为3.87亿元、5.07亿元、2.17亿元、1.84亿元、2亿元。车险承保亏损也直接影响了永诚财险的净利润,2018年,永诚财险亏损2.61亿元。

  许坚出任永诚财险董事长便开启转型,放弃依赖车险业务的发展模式,并提出“3668”战略,即聚焦布局具有股东优势的电力能源保险。

  此后永诚财险的经营表现也直接印证了转型成效。该公司车险保费规模从2015年的45.1亿元峰值大幅减少至2022年的18.07亿元,2023年,永诚财险车险业务保费收入为21.47亿元,约占总保费的30%。利润方面,2019年至2023年,其净利润分别为1.09亿元、1.49亿元、1.1亿元、0.93亿元、0.97亿元,连续盈利了5年。

  相反的是,此次接棒许坚的魏仲乾此前却并无保险从业经历,现年48岁的他曾任华能国际财务部助理会计师、财务部综合处预算专责,华能淮阴电厂财务部副主任(主持工作),华能国际电力财务部主管、财务部综合处副处长,华能新能源财务部副经理(主持工作)财务部经理、副总会计师,中国华能集团香港总会计师、党委委员,中国华能集团海外事业部副主任等职。

  目前,魏仲乾任华能国际财务与预算部副主任(主持工作),此次出任永诚财险新任掌门人亦源于大股东华能集团委派。华能资本服务有限公司是永诚财险第一大股东,而华能国际与华能资本服务均属华能集团旗下公司。

  与魏仲乾搭档的孙增产是永诚财险时隔近八年以来首位获得监管批准的总裁。该公司上一任总裁冯天佑,于2015年6月起任职,但永诚财险2016年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冯天佑就消失在高管名单中。此后,永诚财险总裁一职就一直空缺。直到今年3月,孙增产升职才补上了空缺8年之久的总裁之位。

  现年57岁的孙增产是一位从基层做起来的职业经理人。其在加入永诚财险之前,一直在平安财险任职,曾先后担任平安财险河北分公司财务部经理、廊坊中心支公司总经理等职务。

  离开平安财险后,孙增产就加入永诚财险,出任永诚财险河北分公司任总经理一职,后进入永诚财险总部,担任销售总监,2013年获批担任永诚财险总经理助理,2017年被聘任为永诚财险财务负责人。2023年7月,孙增产升任为副总经理。同年11月又获批成为永诚资产董事长。

  2024年,永诚财险正处于“3668”战略规划实施的第二阶段,在这样的关键节点“将帅”齐换,此后是延续上一任的发展战略还是由新的领导班子提出新的战略规划,也是外界关注的重点。

  多家“电力系”股东欲出走

  成立于2004年的永诚财险,由中国华能等实力雄厚的大型电力企业集团和产业投资集团共同组建,总部设在上海。

  目前,永诚财险共有12家股东,其中,第一、第五大股东华能资本和北方电力的实际控制人均为华能集团,两大股东合计持股27.92%。同时,华能集团还通过华能国际间接持股永诚财险第四大股东深圳能源集团部分股权。

  在永诚财险的股东名单中,还有大唐集团、华电资本、国家电投等国有电力企业,是一家典型的“电力系”险企。2015年12月,永诚财险成为国内首家登陆新三板的保险公司。

  “电力系”股东为永诚财险的业务开展提供了便利。永诚财险电力能源核心业务持续扩大,发电行业保额市场份额保持第一。永诚财险方面曾在年报中坦言,基于由五大发电集团联合成立的股东背景以及公司多年在该行业业务领域的积累,成功承保各类发电企业,客户包括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华电集团、国电集团等国内主要发电集团。

  但如今,在央国企回归主业的大背景下,多家“电力系”股东也在寻求退出永诚财险。

  具体来看,2021年9月,大唐集团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其持有的永诚财险7.6%的股权;2023年7月,南方电网在广东联合产权交易中心挂牌转让所持永诚财险3.28%的股权;2023年9月,国家电投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持有的永诚财险6.57%的股权;今年4月华电资本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持有的永诚财险7.6%的股权。目前,北京产权交易所仍然有大唐集团和华电资本的挂牌信息。

  永诚财险相关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大唐集团与华电资本等股东转让股权是响应央企“回归主业”、对自身资本布局进行调整,不影响永诚财险的正常经营和既定战略。

  “重要股东的退出对险企的业务会有影响,但究竟是有利还是不利的影响不好判断。”北京大学中国保险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朱俊生曾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很多中小险企最重要的优势就是股东优势,基于股东资源来拓展业务,如电力保险业务。随着股东的退出,势必也会影响到这部分业务的发展。

  “但这并非一定会带来特别大的负面影响,因为随着新股东的进入,也可能带来其他资源,帮助企业在发展阶段利用股东优势,在某些领域拥有竞争力。”朱俊生说道。

  不过,朱俊生也强调,股东资源带来的业务通常是短期的,作为一家公众性的保险公司,一定要拓展非股东的公众性业务。

  谈及下一步发展规划,永诚财险相关负责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2024年,永诚财险将坚持“电力能源领域风险管理领先者”事业定位,持续加强电力能源业务的销售拓展力度,加快布局风电、光伏、核电等新能源业务领域,提高风险控制能力。同时,构建健康险业务新生态,并落实“新车险”理念,推动车险业务高质量发展。